• <table id="yyay2"></table>
    <xmp id="yyay2"><table id="yyay2"></table>
      首頁>> 悅讀

    城市溫度

    發布時間:2022-05-31 10:55

    手機讀報看新聞,下載掌上達州
       編輯:龐嵐月

    □李曉

    這些都是街頭的普通一景,真實而韌性的生活,匯成煙火漫漫的日子,飄散著城市里的溫度。

    歲末冬夜里的大風,在樓群之間刮了又刮,呼呼呼響,這是時光呼嘯之聲,感覺到整棟大樓都在搖晃著。

    早晨7點出門,急急上單位趕寫一個材料。在樓下遇見對門的鄰居老周。這個木訥的中年男人,兩鬢泛霜,平時遇見,有時埋頭就走,“嗯哪”,或是急促地打聲招呼而去?!斑@是你家的被單,我認得的,昨晚被風刮到了樓下?!崩现軕牙镞€抱著幾件衣服,他把那床米黃色床單遞到了我手里。

    “謝謝!”我說。老周雙手抱著衣物,點頭說,都是鄰里之間的,舉手之勞而已。我突然忍不住說,老周,哪天上我家一起喝個酒。老周說,我很少喝酒的,不過我家有一瓶放了20多年的老酒,我拿出來陪你喝喝。

    帶著一股心里的暖流來到街頭小吃店,油鍋里哧哧冒著油煙,我買了幾個剛起鍋的雞酥粑,放進嘴里,有些燙。其實單位有早餐,一眼看見寒風中鋪子里經營小吃的許大娘跺著腳,皺紋爬滿的臉上還有了凍瘡。那天早晨我沒去單位吃早餐,許大娘做的雞酥粑,我吃了兩個,吃得我胃里發燙。另外兩個送給了單位同事小鄒,一個常常甜甜地叫我“李叔”的女同事,她剛從外省考試進入我們這個單位,心里似乎有些孤獨。有天她同我探討一個問題:“李叔,一個人在異鄉城市,生活多少年才會把這個地方當作第二故鄉?”我回答她,你這么親和,融入這個城市的生活,會很快的。

    那天早晨,我想起一句話,在這世間,眾生互惠而成。

    對的,那是尼采說的。100多年后,我陡然感到這句話,在一個普通的早晨,讓我更深地懂得了。

    我走在馬路上,心有所思,我在構思一篇文章,琢磨來琢磨去,連標題也沒想好。我很急。

    一個馬路上的中年男人,他靠在一棵樹上默默抽煙。突然,見他蹲下身子,嗚咽出聲。

    這一幕讓我很慌張,我似乎洞悉了他內心的痛楚,卻一無所知。

    我走過去,等著他一直哭完。我上前拍拍他的肩膀:“兄弟,想哭就好好哭吧?!?/p>

    他哭完了,點燃一支煙,若無其事的樣子。剛才的情景,如一場幻覺。

    我沒走開,等著他告訴我關于他遇到的事情。

    “我爸走了,81歲,肺癌,在醫院3個月,沒熬過來,走時太痛苦了?!彼嬖V我。

    馬路對面,是一家醫院。

    所謂感同身受,有時只是在一瞬。我拉住他的手,告訴他,秋天,我爸也是在這家醫院的病床上,頭一歪,咽下了在人世的最后一口氣。

    “我有遺憾,爸爸沒看見我同妻子復婚,那是爸爸最后的牽掛?!蹦腥烁嬖V我,三天前,他同離異兩年的妻子復婚了,牽手走進了一個共同熟悉體溫和氣味的家,他們在上海工作的兒子,在微信視頻里說:“爸爸,媽媽,這是我工作以后最快樂的一天?!?/p>

    我說,我也有遺憾。爸爸走之前,一直沒有開口跟我們說過最后的囑托,他在醫院昏迷了15天的時間。

    兩個被老父親遺留在世上的中年男人,在一家小餐館里就著一碟花生米、一盤魚香肉絲、一碗青菜豆腐湯,共同舉杯喝了一次酒。臨走時,我們竟不知道彼此的名字。

    但那個夜晚城市里的燈火,分外溫情地閃爍。

    80多歲的王大爺不喜歡閑著,每天上街走走看看,是他的規定動作。王大爺是個熱心腸,他每天總尋思著樓上樓下的鄰居、大街上的人,以及他能夠伸手幫幫忙的地方。

    這些年來,王大爺幫三個街上突發疾病的人打120電話送到了醫院搶救,拾到兩個手機等到了心急如焚的主人,幫四個患老年癡呆的迷路老人打聽到了回家的路……

    遇到落葉季節,王大爺還喜歡去掃后街上的落葉。后街是這座城市最美的步行街,安安靜靜站滿了梧桐樹、銀杏樹這些枝葉茂密的樹,它們一路連綿成穹蓋。

    沙、沙、沙,王大爺揮舞竹掃帚掃著落葉。奇怪了,平時笑呵呵的王大爺,這個時候的表情是嚴肅的。

    王大爺掃的落葉,我沒見他往垃圾箱里倒。那些落葉,都去哪兒了?我納悶著,我決定跟蹤一下大爺。

    我看見王大爺把落葉收攏,用手一把一把捧到塑料口袋里,他竟扛到了郊外一個空曠的壩子里。他用火柴點燃落葉,落葉在風中燃燒著,剩下那些濕潤的葉子,沒燃盡,煙霧在天空徐徐飄蕩。大爺坐在地上,嘴里喃喃著什么。

    我奇怪了,走了過去。大爺見了我,嚇了一驚。他嘴里嘟囔著什么,又歪過頭去,望著飄向天空的煙霧。我挨著大爺坐下,給他一支煙,大爺擺擺手說:“我不抽煙?!?/p>

    我們沉默地坐著。落葉燃盡,大爺才緩過神來。大爺開口了:“你看,這煙霧,多像我小時候老家村子里的炊煙?!贝鬆?!心里一股暖流漫上來,我激動地一把握住了他那枯瘦的手———一道道青筋突兀著,像蠕動的蚯蚓。

    王大爺告訴我,他離開300多公里外的老家,有50多年了,夢里飄起的,是老家屋頂上的炊煙。

    我突然懂了,大爺為什么愛掃落葉,他是在默默打掃他一輩子積壓的心事;然后,像一個收割稻子的農人,帶著貪婪和夢游的表情,一個人望著那落葉燃燒時升騰的煙霧,獨自想象成老家的炊煙。在那“炊煙”里,儲存著大爺對故土老家的永遠記憶。

    王大爺用落葉燃起的煙霧,熏暖了多少游子在城里的心。大爺,您要長壽。

    來源:達州日報網

   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達州日報社黨風廉政建設 舉報電話:0818-2380088 郵箱:dzrbsjgjw@163.com 地址:達州市通川中路118號達州日報社412室
   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:0818-2379260 舉報郵箱:jubao@12377.cn
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1120190013 蜀ICP備13024881號-1 川公網安備 51170202000151號
    達州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
    玩弄丰满护士的呻吟
  • <table id="yyay2"></table>
    <xmp id="yyay2"><table id="yyay2"></tabl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