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able id="yyay2"></table>
    <xmp id="yyay2"><table id="yyay2"></table>
      首頁>> 悅讀

    我的“童養媳”

    發布時間:2022-05-27 10:56

    手機讀報看新聞,下載掌上達州
       編輯:龐嵐月

    □劉秀品

    躲是躲了,可還是既害怕又好奇,不知道那幾個穿淡黃色衣服的人是不是真的就是“綠眼睛”?如果他們真是“綠眼睛”,他們會不會到面坊來?是不是真要來捉“細娃”去烤油?我貓在小河溝里,盡量把身子放低,又時不時把腦袋向上拱一拱,想把“綠眼睛”看清楚點。

    面坊的門前是兩個大田,兩個大田的中間有一條小路,小路連著面坊對面的一條大路,那條大路往西通沙壩鄉街道,再通開江縣城,往東通向梅家壩,再通開縣萬縣。就在彎丘的拐彎處有一口水井,一年四季都有一股茶杯子大的泉水汩汩流淌,天再干旱也從不斷流,平時我們面坊和住在劉家祠堂的人都吃這口井里的水。

    我躲在小河溝將腦袋拱上河堤,看到那幾個穿淡黃色衣服的人正從唐家埡口走來,已經快走到那個水井旁。我看清楚了,那幾個人不但穿著淡黃色衣服,還一人背著一支槍,他們是“綠眼睛”肯定無疑了。當肯定他們就是“綠眼睛”,我的心更加狂跳不止。我偷偷地看著“綠眼睛”走近水井,沒有停步,沒有走上來面坊的小路,而是大步朝東走去。他們走到了劉家祠堂山門前的坡坡下,站在坡坡下稍微停了停,就背著槍爬坡向劉家祠堂的山門走去——“綠眼睛”進了劉家祠堂啦。

    從我稍微記事起,劉家祠堂就一直空閑著沒有住人,只有每年的清明節,劉氏家族的人才從四面八方趕來,在祠堂聚會。清明節的前一天,祠堂就熱鬧起來,祠堂正堂的右邊,緊靠南耳門的地方是廚房,筑有兩個大灶,安放著兩口特別大的鐵鍋,有人殺豬,有人宰羊,辦起清明會。清明節那天,參加清明會的是清一色的男人,劉氏家族的女人和孩子沒有資格參加清明會,不但劉氏家族的女人和孩子沒有參加清明會的資格,就是沒有與父母分家另過的男人也不能參加清明會,哪怕他已經四五十歲,只要他和父母生活在一起,那他就被視為還是孩子。

    那些劉家的男人參加清明會干了些什么,我沒有興趣了解。清明節中我最感興趣的,是晚上在祠堂天井中的“搶齋粑”。開清明會只有分家立戶的劉氏男人參加,而搶齋粑則劉家的男女老少都有資格參加了。所謂齋粑,就是用米粉蒸的一種熟食,銅錢般大小,撒齋粑時,只見撒的人端著滿滿一筲箕齋粑站在正堂前的石階上,高喝一聲“撒齋粑啰”,抓起一把齋粑,天女散花般向天井中等著搶齋粑的人撒去。撒齋粑的人只有一個,搶齋粑的人則把劉家祠堂那天井擠得滿滿登登。一旦看清撒齋粑的人將手揚向哪邊,人群就朝撒齋粑的人手揚的方向涌。撒向空中的齋粑用手是搶不住的,只有用長衫的前擺衣襟去接,好在那時大人小孩男女老少都穿著長衫,所有搶齋粑的人都牽著長衫的衣襟,向齋粑可能落地的地方奔。大人個子高,長衫的前擺長,接住齋粑的機會就多。我擠在人群中,很少用長衫接住齋粑,即使接住也只有一兩個。怕我慪氣,有些大人就將他們接住的齋粑分幾個給我。

    每次搶著齋粑,我都迫不及待地吞進肚子,覺得那齋粑真香。搶齋粑是劉家祠堂留給我兒時最美好的記憶,一輩子都難以磨滅。

    劉家祠堂除了清明前后熱鬧幾天,平時并未住人,既顯得空曠,也顯得陰森;加上祠堂周圍高大挺拔的柏樹,柏樹上扎著喜鵲窩老鴰窩,喜鵲老鴰天天在樹上吵架,使祠堂平添幾分恐怖氣氛,我們小孩子根本不敢獨自進祠堂玩耍。不要說小孩,大人沒事時也很少有人進去??晌已郾牨牽粗菐讉€“綠眼睛”背著槍走進了劉家祠堂。

    那些“綠眼睛”進劉家祠堂干什么?他們要進那里捉“細娃”烤油?可祠堂里并沒有小孩可捉啊。他們是不是要在劉家祠堂里長住下來,利用祠堂里的大鍋大灶,專門捉小孩在那里烤油?

    幾個“綠眼睛”進了劉家祠堂,而在“綠眼睛”進入劉家祠堂之前,還有不少外地逃難的人也進過劉家祠堂。我從不敢一個人進入劉家祠堂,可滿哥兒劉修恥膽子大,天不怕地不怕,見有那么多人住進了劉家祠堂,就拉著我去看熱鬧。我看到那些逃難的人拖家帶口,穿著長袍馬褂,在祠堂里打地鋪,睡在稻草上,他們中有的一個男人帶著兩三個女人,有的不但帶著煮飯的鍋碗瓢盆,還帶著抽大煙的煙燈煙槍,他們在祠堂里煮飯吃,還要抽大煙,生活似乎很講究。稍微懂事以后才知道,臨近解放的時候,有些國民黨政府的官員,眼見國民黨政府要垮臺了,樹倒猢猻散,開始了逃亡生活。有些資本家和地主,害怕被共產挨批斗,也帶著金銀細軟走上了逃亡之路。那些逃難的人在祠堂住幾天就往東走了,這撥剛走下一撥又來了,一撥又一撥。只是在我親眼看到“綠眼睛”進劉家祠堂的前幾天,才沒有逃難的人在劉家祠堂駐扎。

    見幾個“綠眼睛”進了劉家祠堂,我爬上河堤,飛快跑進面坊。

    “滿哥兒,快跑!快跑!”見著滿哥兒,我心里咚咚狂跳,對滿哥兒喊。

    “跑什么跑?”滿哥兒很奇怪。

    “跑遠點躲起來!‘綠眼睛’進祠堂了!”我擔心“綠眼睛”在劉家祠堂捉不住小孩馬上要到周圍幾個院子來捉,催促滿哥兒趕快帶著我跑到遠處去躲藏。

    “‘綠眼睛’進祠堂了?你看見的?”滿哥兒拉著我的手問。

    “我看見的??炫?!他們還有槍!”

    “走!我們到祠堂去看看?!睗M哥兒拉著我的手就要往祠堂跑。他當然也早就聽說過“綠眼睛”捉小孩烤油之類的謠言,可他比我大七歲多,似乎一點都不怕“綠眼睛”。

    “我不去!我怕!”滿哥兒不怕“綠眼睛”,我怕,我掙脫了滿哥兒的手。

    “你怕你不去。我去!”滿哥兒見我嚇得哆哆嗦嗦,丟下我,一趟子跑過面坊門前的小橋,撒腿向劉家祠堂奔去,沒多久就鉆進了祠堂的山門。

    我見滿哥兒獨自奔進祠堂,擔心滿哥兒跑進祠堂不會有好下場,他自投羅網,很可能被幾個“綠眼睛”捉起來給烤了,祠堂里很可能不久就會傳來滿哥兒被烤時痛苦的哀嚎。我忍不住跑到面坊門前的竹林里,偷偷觀察滿哥兒跑進祠堂后的動靜。 (八)

    來源:達州日報網

   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版權聲明 | 達州日報社黨風廉政建設 舉報電話:0818-2380088 郵箱:dzrbsjgjw@163.com 地址:達州市通川中路118號達州日報社412室
   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四川省互聯網不良與違法信息舉報 舉報電話:0818-2379260 舉報郵箱:jubao@12377.cn
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51120190013 蜀ICP備13024881號-1 川公網安備 51170202000151號
    達州日報社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
    玩弄丰满护士的呻吟
  • <table id="yyay2"></table>
    <xmp id="yyay2"><table id="yyay2"></table>